• 网站首页
  • 游戏资讯
  • 行情评论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生活资料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社会
  • 科技
  • 港澳
  • 穷老公含泪离婚,门口豪车迎接,妻子傻眼了:你不就是个小保安吗

    发布时间: 2021-02-23 首页 >科技 阅读(950)
    第1章 三年入赘
      榕城。
      跨海大桥。
      “小少爷,老爷下令让您回去,家族不能没有你。”
      “大少爷已经七个月没有音讯,而您又在这小小榕城待了三年,帝都李氏若是再没有人接手,恐怕这偌大的基业,要毁于一旦了。”
      “难道您愿意一辈子待在宋家,做一个被人嫌弃的赘婿?”
      此时,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老管家正弯腰站在一旁,劝说一边的李牧。
      李牧抬头瞄了一眼老管家,冷哼了一声说道:“他消失跟我有什么关系?当年那两个老不死的,说我害了整个李家,现在让我回去做什么?”
      见李牧这么说,老管家急忙上前接着说道:“小少爷,如今整个李家群龙无首,急需您回去掌舵,等我们找到大少爷......”
      闻言,李牧心中大烧:“让我回去当一个替代品,等找到了他,再将我一脚踢开,这算盘打的真好。
      我绝不可能回去,你可以滚了,记得告诉那个老不死的,等李家垮了,我会回去给他上坟!”
      老管家见李牧执意不肯回去,更是心急如焚:“小少爷,您是李家人,身体里流淌着李家的血脉,现在李家有难,您就不能帮一把吗?”
      “那个混蛋当众出言羞辱我,你们谁当我是小少爷?
      那一对狗男女光天化日之下,在我的房子里寻欢作乐的时候,为什么没人当我是小少爷?”
      “还有我那爹妈,从小到大都没有顾及过我的感受,好的东西全是那混蛋的,而我哪怕吃他剩下的东西都是浪费!
      在他们的眼中,只有那个混蛋,而我就不该生在这世上,当初就该把我摔死。
      现在你们给我立即滚!”
      说罢,李牧一手将老管家甩在地上,转头骑上自行车,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      直到此时,角落中才走出一个黑西装男子,看着李牧离开的背影,他长长的叹了口气......
      一个小时之后,李牧的身影出现在了榕城医院。
      榕城医院的最高层是贵宾层,只有榕城的大人物才能住在这里的病房中,普通人甚至没有资格走上来,而宋家现任家主此刻就在这里静养。
      两个月前,宋老夫人突发心脏病被送到了这里治疗,今天是她出院的日子,今天所有宋家子弟都必须到齐,迎接老夫人出院。
      ......
      “你怎么现在才来?奶奶今天出院,你不知道吗?”
      李牧刚从电梯里出来,就看到一位身着白色连衣裙的美丽女子正怒视着自己。
      他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,说道:“对不起逸馨,路上有些事情耽误了。”
      面这位长相极为美丽的女子,正是李牧的老婆,宋家二孙女宋逸馨,榕城美人图排名第一的女子。
      “哼,赶紧到病房门口的等着,一会奶奶出来看不到你,难免又要被人奚落。”宋逸馨冷哼了一声,伸手将一个檀木盒子放在李牧的手中,转头朝着病房门口走去。
      李牧紧跟其后,他知道这盒子里是老婆为自己准备的礼物,一会儿要送给奶奶,没有礼物,他可能会被宋家人骂死在当场!
      可还没等他走到病房门口,就看到一个肥胖的女人从人群中冲出来,不由分说,一巴掌扇在李牧的脸上。
      李牧措不及防,身形踉跄的退了两步,随后才看清楚,打人的正是他的丈母娘王丽。
      “驴养的,让你早点过来,你到现在才来,还穿的这么寒酸腥臭,真丢我宋家的人!”
      “妈!”
      宋逸馨脸色有些难看,急忙上前制止:“李牧是你女婿,您打他,让他的脸面往哪儿搁啊!”
      王丽对着李牧又打又骂,见李牧没敢还嘴,她竟然神气的几分。
      “我管他脸面往哪儿搁,像他这种人就该找个没人的地方去死,省的在这儿恶心人。
      自从他嫁了门儿,你爸工作没了,你也越来越不受奶奶待见,这都是因为他!”
      王丽越说越来气,一把推开宋逸馨,猛地踹在李牧的小腿上。
      李牧吃痛的闷哼了一声,摔在地上,手中的盒子也随之掉落,里面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。
      不好!
      他中一沉,顾不上自己腿上的疼痛,急忙打开盒子看去。
      此时,盒子里面准备的金镶玉已经碎成了七八段!
      “哼,废物就是废物,站都站不稳,轻轻踹了你一脚就躺下了,是不是还打算讹我?”王丽皱眉冷笑了一声。
      “妈,你少说两句,李牧是咱们家的人,他丢脸不就是我们家丢脸吗?”
      宋逸馨有些看不下去,伸手将地上的李牧给扶了起来,没有再理睬王丽,转头朝着病房门口走去。
      “扫把星你们夫妇还真敢来啊,不知道今天是奶奶出院的大日子吗?”
      刚走到病房门口,只见一名与宋逸馨有三分相似的女子出言讥讽道:“宋家任何事情,有你们出现就总会坏事儿,我看还是趁着奶奶没有看到你们,你们两个赶紧滚。
      免得奶奶沾染了你们身上的晦气!”
      说话的名叫宋怡萱,是宋家最小的孙女,也是宋老夫人最宠爱的孙女。
      她这一出声,顿时让病房内所有亲戚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宋逸馨李牧二人的身上。
      “宋怡萱,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!”宋逸馨心中恼怒,恨恨的看着她,却又无可奈何。
      宋怡萱的未婚夫可是榕城有名的富二代,榕城赵家赵世贤,赵家企业虽然算不上多大,可在去年接连帮着宋氏集团解决了三四个大麻烦。
      由此,赵世贤也就顺利的成为了宋家的恩人,宋怡萱在宋家的地位,自然也就水涨船高,连大伯一家都不敢轻易惹怒宋怡萱。
      而宋怡萱最瞧不上眼的便是宋逸馨,对比两人的丈夫,她更是对李牧鄙夷到了极点。
      于是,宋怡萱处处针对宋逸馨更是成了家常便饭,甚至一度想要将宋逸馨踢出宋家。
      “我过分了又能怎么样?在宋家,我欺负你,你就要受着,我吐口痰你就要接着!”宋怡萱冷笑一声说道。
      “你”
      宋逸馨心中不平,还没来及说话,便看到病房门缓缓打开,从外走出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,手上还提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。
      “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我的未婚妻!”
    第2章 诬陷
      正当此时,赵世贤竟然从外面走了进来,冷冷的看了一眼宋逸馨,眼中不可查的闪过一丝邪意。
      随后径直宋怡萱的身边,将手中的礼物放在桌上:“晦气,谁让你进来的,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奶奶出院的日子,你也配站在这里?”
      李牧心中暗恼,顾忌宋逸馨的脸面,他还是勉强笑着说道:“今天是奶奶出院的大日子,我来恭祝奶奶出院。”
      “我想,这就不必了吧。”赵世贤轻蔑的打量了一眼李牧,忍不住笑道:“你的衣服浑身上下加起来恐怕都没有我的内裤值钱,而你准备的礼物想必也是地摊上的破烂,与其说你是恭祝奶奶出院的,还不如说你是来奶奶面前乞讨的。”
      说着,赵世贤掏出钱包,拿出来一千块钱,非常随意的摔在自己的脚下。
      “你要愿意给我擦鞋,这一千块钱就是你的,你拿这钱再买一个好点的礼物,省的奶奶出来看到你的礼物气坏了身子。”
      “赵世贤,你欺人太甚!”宋逸馨气的嘴唇发紫,浑身颤抖,这实在是太欺负人了,她老公再怎么说都是宋家的女婿,怎么可以如此被侮辱!
      “宋逸馨,这可算不上是侮辱,这是我家世贤给你们面子,既然你们你没钱买上好的礼物,我们就帮你们出钱,当然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让你这废物老公擦鞋,这一千块钱,就是他的劳动所得。”
      看到宋逸馨这副模样,一边的宋怡萱心中极为痛快,像是夏天狂饮一桶冰水一样清爽。
      “不接受也可以,现在你们俩就可以滚了。”赵世贤接着说道:“反正你们的礼物连我的包装盒都比不上。”
      “放屁!”宋逸馨气的爆出了粗口:“我为奶奶准备的可是由著名玉雕大师亲手打造的芙蓉金镶玉,价值十万,是难得的上品!”
      见众人接连露出不屑的表情,宋逸馨刚要从李牧手中拿过盒子给众人看,可李牧却抱紧了盒子。
      他知道,一旦手上的盒子打开,宋逸馨将会受到更大的嘲讽。
      “你干什么!”宋逸馨恼怒的看着李牧。
      “不会真是地摊货吧?”
      见状,宋怡萱冷笑着说道:“你难不成真是从地摊上买的打算鱼目混珠吧?要知道我家世贤可是见过千百种玉石,在他面前,那些假玉根本无所遁形!
      我看这穷鬼就是害怕我家世贤看出来这是一块儿假玉,这才藏的严严实实的。”
      “原来是这样,我看宋逸馨也不像是能拿出来十万块钱买玉的人。”
      “我看也是,他们家都过得这么穷酸,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。”
      “我觉得不一定,毕竟宋逸馨那么漂亮,要是他主动献身,那些大师巴不得给他做一块儿玉出来。”

      周围亲戚的话越说越无耻,宋逸馨的脸色也愈加难看。

      “快点把盒子给我!”

      见宋逸馨的态度如此坚决,李牧深深地叹了口气,随后将手上的盒子递给了宋逸馨。

      盒子打开的刹那,宋逸馨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盒子里的金镶玉芙蓉早已经变成了一堆碎片。

      “好大的胆子,给奶奶送碎玉,你可知道碎玉代表着什么!”

      宋怡萱当即抓住宋逸馨的把柄,大声呵斥道:“碎玉可是厄运的象征,难不成你希望奶奶现在死?”

      “不是,我没有!”

      宋逸馨当即慌了神,转头怒视着李牧,她此刻已经猜到了玉是什么时候碎裂的。

      “我就说,她怎么可能拿出来十万块钱买玉,这充其量也就是几十块钱的料子,现在更是一分不值。”

      “这种东西,白送给我我都不要,嫌晦气!”

      “虽然我不知道世贤送的是什么,可我知道,绝对比几块儿碎了的玉料的要的多!”

      此时,一众亲戚开始齐齐嘲讽起来,赵世贤更是轻笑一声。

      “这几块儿碎玉,幸亏发现得早,一会儿若是让奶奶看到,指不定气成什么样,我看你们还是早些滚蛋好!”

      随后,赵世贤将自己礼盒往桌子中间推了推:“诸位,我先不说我的礼物是什么,咱们还是先看看这个。”

      只见,他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来一打合同,上面清新的写着榕江集团的字样,单单是这四个大字,便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。

      要知道,跟榕江集团签合同是宋家小半年一直忙活的事情。

      宋家是榕城的三大房地产之一,当年的宋老爷子便是靠着房地产起家,一直到现在成为二流世家靠的也是房地产。

      可榕城却没有像样的建筑材料公司,普遍都是小型企业。

      这让榕城的三家房地产每次开展项目,都需要去外省签合同,拿到所需要建筑材料,材料贵不说,去晚了还有可能被外省本地的人拿到合同。

      几年如此,建筑材料竟成了榕城房地产的软肋。

      而就在去年,榕城驻入两家大型建材公司,宋家慢上一步,被其余两家抢先,一步慢步步慢,那两家房地产如火如荼的开展项目,而宋家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
      仅仅一年时间,那两家公司竟然与宋家拉开了不小的差距,并且还一起联手压制宋家,试图将宋家逼如绝境。

      榕江集团则是今年新入驻榕城的唯一一家建筑材料公司,若是有了与榕江集团的合同,那么宋家势必会迎头赶上,虽不说能冲进一流世家之列,却也能稳步二流世家,与那两家房地产扳手腕。

      四个月前,榕江集团刚刚入驻,宋家便派宋逸馨前去商议合作的事情,可两个月过去,依然不见有任何起色,甚至有拒绝与宋家合作的苗头,这才气的宋老太太住了院。

      榕江集团不愿与宋家合作,这其中少不了那两家房地产的身影,可宋家内部却将这一切归结与宋逸馨的身上。

      “看到了吗?”赵世贤将这份合同重重拍在桌子上,冷笑道:“这一份价值千万的钢材合同,足以盖过今天所有的礼物!”

    第3章 神秘传承

      “世贤真是送上了一份大礼啊,我宋家名列一流世家有望了!”

      “单单是一份大礼,就能压过在场所有礼物,这分合同,我服!”

      李牧微微皱眉,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合同细细端详了起来。

      “你这废物,看得懂合同吗?”宋怡萱冷笑着说道,她才不相信李牧能看得懂合同上面的条款。

      可李牧每看一页上面的条款,眉头就皱紧了一分,等合同看完,他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‘川’字。

      “这份合同是陷阱吧?”

      李牧看完之后,冷冷的将合同甩在桌子上说道。

      赵世贤有些意外的看着李牧,随后冷笑一声说道:“李牧,你这废物还能看得懂公司合同?要知道这时千万级别的大合同,你确定你一个小大专生看的明白?”

      “就是,你这一辈子见过最多的钱恐怕就是一天二百块钱工资了,这可是两个大公司之间的合同,能让你这种废物看到都是奇迹,你还敢在合同上挑刺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宋怡萱在边上冷嘲热潮。

      他们自然不认为李牧能看得懂合同上写的东西。

      可实际上他们不知道的是,李牧的世家可是帝都李家,这种合同他见识的多了,上面的漏洞在它面前根本无所遁形。

      见众人根本不信,李牧却慢悠悠的开口说道:“你合同上面的三个条款实在是太苛刻了,在拿到建材之后,一个月内必须全部投入使用,并需要定下第二批钢材,价值最少不低于六千万。

      而且第一批钢材获利的百分之九十都必须上交给榕江集团,而且必须确保工程获利高于七千万,这些看似正常的条款,实际上都是一步一步的陷阱,越陷越深,最后将整个宋家都给葬送!”

      “你这是在污蔑!”

      赵世贤有些惊慌,他想不出来李牧为什么能看得出来。

      “还没说完呢,你慌什么?”李牧轻笑一声,随后接着说道:“我宋家已经一年没有接触过大项目,一个月之内根本不可能将价值千万的建筑材料全部使用!

      而且第二批钢材竟然需要六千万,这相当于同时进行三个千万级别的工程,以我宋家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完成,这是想要将我宋家全部的力量耗尽。

      最后,还必须确保工程获利七千万!”

      “这又怎么样?千万级别的大工程获利七千万是迟早的事情,上亿都是常有的事情!”

      赵世贤一听李牧的话,显然更是紧张心虚,而宋家一众亲戚也都死死的盯着赵世贤,似乎看出来什么。

      “获利七千万确实是迟早的事情,可工程获利期是四个月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,四个月回收所有的本钱都是难事,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!

      依我看,所谓的榕江集团就是骗局,是你一早传递出来的消息说榕江集团要驻入榕城,这才惹得奶奶大费周章,甚至连宋逸馨一直也没见过榕江集团的负责人,因为这都是子虚乌有。

      你的目的就是为了骗取高额的违约金,让宋家彻底土崩瓦解,气死奶奶!”

      此言一出,赵世贤竟然吓得满头大汗,踉跄的退上两步,可随后却又强装镇定的挺了挺身子:“这都是编的,我的合同怎么可能是陷阱!”

      此时,李牧并没有着急回话,而是上前两步,伸手将赵世贤的礼物盒子打来。

      里面放着的是六十六根虫草,其中一根比其他的大上了四倍,想必这一根应该就是虫草之王了。

      “李牧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打开我送给奶奶的礼物!”

      赵世贤像是抓到了李牧的把柄,也更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边,伸手指着李牧说道:“这些虫草都是经过特殊保存过的,你这一打开,要是坏了,你就要赔我五百万!”

      “坏不了!”

      李牧抬头冷眼看着赵世贤,接着说道:“我国的虫草基本是都是冬虫夏草,是深褐色的单须长根,而你的却是白褐色多须断根,只有倭国有这样的虫草,这证明你的虫草是从国外买回来的!”

      “这有什么不好,进口货高端!”赵世贤反驳道。

      “进口货?”李牧冷哼了一声:“这种进口货虽然也叫虫草,但是它的功效却不是冬虫夏草能比的,想反,长期服用反而会产生各种骨骼疾病,尤其是这颗大虫草,吃下去定然会出大事,由此可见,你根本就是居心不良,想要图谋宋家的产业!”

      “你放屁!”

      赵世贤此时满头大汗,身体更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,这一刻,他心虚到了极点,因为这一切都是真的,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吞并整个宋家,从而使他赵家一跃成为整个榕城第一家族!

      就在这时,李牧的耳边突然出现一阵拍手声。

      “李牧,我真是佩服你,编故事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!”宋怡萱笑着鼓掌道:“一套又一套,差点把我都给绕进去。”

      随后,宋怡萱转过头看着在座的亲戚解释道:“各位叔叔伯伯,你们也不想想,李牧什时候签过合同?他怎么会看懂合同上写的是什么?而且他根本就没有见过虫草这种高级货,难不成在是百度上看吗?”

      “是啊,我怎么就没想到,这废物一直在工地上搬砖,怎么可能见过商业合同?”

      “他连人参都没摸过,又怎么会见过虫草呢,这不是把我们当傻子戏耍吗?”

      “依我看,他就是想蛊惑人心,比忘了,赵家去年可是帮我们宋家解决了大麻烦,若是真想陷害我们宋家,又何必等到现在呢?”

      就在这一刻,病房中的安静变成了一阵阵的讥笑。

      李牧看着这一众亲戚忍不住叹了口气,怪不得老爷子走后,宋家一天不如一天,原来这宋家早已经是遍地蛀虫,各怀鬼胎。

      “李牧,你个小废物,这辈子做过最好的车估计就是地铁了,你懂商业合作吗?你懂什么事高贵药材吗?”

      赵世贤怎么也没想到情势就这样被搬了回来,他忍不住大声嘲笑李牧。

      李牧心中冷笑,我懂商业合作,懂草药吗?

      笑话,他李牧可是堂堂帝都李氏子嗣,怎么可能不懂?

      五岁那年,他意外得到神秘传承,资质逆天!

      八岁那年,收下一名仆人,指点一番,现如今是夏国地产巨柱,万哒集团的老板。

      十三岁那年,收下一名仆人,现如今已经是夏国超级互联网商业天才,阿巴阿巴集团的老板。

      十五岁那年,收下一名仆人,现如今已经是夏国超级计算机天才,企鹅集团的老板!

      二十岁那年,收下一名乞丐,现如今,已经是夏国第一圣手神医!

      这些人,是他暗中的棋子,是他对抗整个帝都李家的地气,也是他唯一的翻盘手段!

      “什么事情,在这里吵吵闹闹的?”

    第4章 为了老婆!

      正在这时,一道苍老声音传来,整个房间瞬时鸦雀无声。

      这正是刚从保养室里出来的宋老夫人。

      见到奶奶出来,宋怡萱急忙迎了上去,笑着说道:“奶奶,您怎么一个人出来了,也不叫护士出来送送。”

      老夫人轻哼了一声:“你们吵的这么热闹,我当然想进来看一看了。”

      宋逸馨一咬牙冲上前对奶奶说道:“奶奶,刚刚我们在说,宋怡萱跟赵世贤送过来的榕江集团合同跟他买的冬虫夏草。”

      宋逸馨刚说完便有些后悔,她竟然选择相信李牧。

      而赵世贤跟宋怡萱一听到这话,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这要是被老夫人发现,那就糟了!

      宋老夫人跟着宋老爷子纵横商场这么多年,城府极深,阅历也是非常宽广的。

      “是吗!快把合同拿过来给我看看!”宋老夫人大喜过望,她之所以住院就是因为这一份合同,如今孙女婿把合同签下,她当然要第一时间看一看。

      见状,李牧伸手将手上的合同递了过去,可哪知道宋老夫人越看这份合同,脸上的笑容便少了一分,直到将整份合同看完,宋老夫人的脸色已经黑到了极致。

      看到奶奶脸上的表情,宋逸馨心中终于多了一丝喜悦,奶奶总算是看除了不对劲。

      她急忙上前说道:“奶奶,这都是李牧看出来的,这份合同上面有不少漏洞!”

      说完,她又看了一眼身边的李牧,被家族讥讽这么多年,终于要翻身了!

      可刚说完,宋老夫人便狠狠的瞪了一眼李牧:“是吗?我怎么没有看出来这份合同上有什么漏洞?李牧,你为什么要诋毁世贤?”

      此言一出,宋逸馨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,李牧的眉头也拧在了一起,他不相信,在商业战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的宋老夫人看不出来这其中的端倪。

      另一边,赵世贤跟宋怡萱也是一愣,他们没想到奶奶竟然主动站在了他们这一边,可合同上明明有漏洞......

      “李牧、宋逸馨,枉我宋家这多年养育着你们,没成想竟然培养出来两个颠倒黑白,是非不分的混账东西!”

      宋老夫人呵责一声,甩手将合同摔在李牧的脸上。

      “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,宋逸馨交出公司所有分红,让出经理职位给世贤,老老实实去当一个小员工,从此不得参与宋家高层议会!”

      “听到没有,你们两个赶紧滚出去,愣在这里做什么!”宋怡萱顺势怒骂道,但心中却已经乐开了花。

      转头,宋怡萱又上前扶着奶奶说道:“奶奶,您消消气,因为这两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气坏了身体不值得。”

      “妈,凭什么!”

      此时,宋逸馨的母亲突然冲了出来,万分委屈的说道:“我们家逸馨在宋氏集团勤勤恳恳这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您这一句话就让她让了出来,实在是太不公平了!”

      “那世贤就公平了吗?人家东奔西跑拿到了合同,刚见面就被李牧污蔑,让逸馨让出职位只是给他一个小小教训,你要是再敢废话,你们家就都给我滚出宋氏集团,你跟你老公的分红也全部作废!”

      王丽越听心中憋屈,都是丈母娘招女婿,为什么老三一家就能找到赵世贤这个渠城有名的富二代,而自己家却被老爷子找了个废物,这不公平!

      她心中气急,照着李牧狠狠的扇了一巴掌:“该死的废物,都是因为你,让我们家逸馨丢了职位跟分红,你这个王八蛋,为什么不从楼上跳下去!”

      “够了!”

      宋逸馨看着宛如泼妇的母亲,心中的委屈与愤怒终于爆发了。

      “你总是怨这个怨那个,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?你有出息吗?你为这个家做什么了,整天不是骂我爸就是打李牧,整个人根本就是个泼妇!”

      宋逸馨嘶吼着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压过自己的哽咽,让自己不至于哭出来。

      但李牧还是看到了宋逸馨眼角的泪水,他知道,这个坚强的女孩儿,忍受了来自亲友的侮辱、谩骂之后,今天终于崩溃了。

      在一众亲戚的讥讽之中,她冲出了病房。

      李牧担心她做出什么傻事,紧随其后也想冲出去,却被赵世贤给拦住,在他的耳边轻声笑道:“你不会真以为奶奶什么都没看出来?但是看出来又能怎么样?

      我爸有钱有势,没了我宋家很快就会垮掉,她只能把名头栽赃到你头上,谁让你只是个废物,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眼睁睁的的看着。

      李牧,你一辈子别想斗过我,等到时机成熟,你只能看着宋家跟宋逸馨落入我的怀抱!”

      ......

      医院后山,宋逸馨正扑倒在假山边上,看着她颤抖的肩膀,哭的泪眼朦胧,似乎将这三年以来所受的委屈尽数发泄出来。

      此时的李牧正站在她的身旁,看着这个女人,李牧有些于心不忍,伸手擦去她脸上泪滴。

      “逸馨对不起,今天是我错了,这些年让你受了太多的委屈。”

      话说到此,李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像是下定了决心,随后说道:“我不想让你再这样委屈下去,咱们离婚吧,或许这样你才能......”

      “啪!”

      李牧话还没说完,只见宋逸馨突然站了起来,伸手一巴掌打在李牧的脸上。

      “李牧,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!”

      宋逸馨红着眼睛,绝望的看着眼前的男人:“不想让我这样委屈下去,你早做什么去了?这三年任凭谁欺负你辱骂你,你都从来不反抗,为什么?

      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?哪怕是今天你动手打了赵世贤,我都会觉得你像个爷们,可你呢?不管他们怎么奚落你,你都一言不发呢,你哑巴了吗?

      今天你要跟我离婚?我都还没提离婚,你凭什么提出离婚?

      是不是看到我众叛亲离你就满意了,舒服了?”

      “不是的,我......”李牧一时间难以反驳。

      宋逸馨嫁给李牧这三年,他感觉宋逸馨是个绝对的女强人,任何事情都无法击垮她的骄傲,可今天,她哭的像个孩子一样。

      李牧心中有些自责,这三年他为了隐藏自己,从来不争不抢,尽量不给宋逸馨找麻烦,可到头来自己的老婆却被欺负的这么惨。

      骂完李牧,宋逸馨像是用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,扑倒在李牧的怀里。

      “老公,我不想再被别人欺负,我受够了他们的眼神,我想让他们为今天行为后悔,后悔这三年来做出来的一切!

      结婚的时候,你说要给我全世界,要给我最幸福的家,我想要了。

      我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!”

      这一刻,李牧愣住了,他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苦涩。

      这一句老公,是他结婚三年以来第一次听到,没有想象中的甜蜜,更像是一把利剑深深地刺入他的心中,疼得他喘不过来气。

      原来她如此深爱着自己。

      “对不起逸馨,从今天开始,我会实现我许下的承诺,我会让他们一个一个跪在你面前求饶!”

      看着怀里渐渐昏睡过去的宋逸馨,他的眼神逐渐坚毅起来,似乎那个名震帝都的李家二少爷,重现活了过来!

      当晚,一通神秘的电话打去了帝都李家。

      “我答应今晚见面,但一年之后,我才会返回李家!”
    特别声明: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    网站首页 - 游戏资讯 - 行情评论 - 新闻资讯 - 生活资料 - 体育 - 财经 - 社会 - 科技 - 港澳

   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对您作品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!

   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

    Copyright © 2020-2030 http://www.shylxw.com 酷乐潮玩 版权所有